首页   

黄金无足色,白璧有微瑕 | 修复器或将成为最后的价值洼地

古玩元素网  · 手工艺  · 1 周前

关注预约元素艺拍直播,助力收藏更上亿层楼

2022春拍季已接近尾声,此次我们共同见证了中国陶瓷纪录的诞生,也看到了后疫情时代下中国古代艺术品的生命力与爆发力。


对于喜欢老窑的朋友来说,倒反而有些怀念去年春拍,而其中最值得期待的重头戏,无疑是保利的《佞宋》专场,人叫人千声不语,物叫人点首自来,那时预展的时候可谓大咖云集,很多朋友都是特意从外地赶来北京上手器物。



足利义政旧藏“东山殿御物”蓝兔毫天目茶盏作为封面器物,在特制的玻璃罩内散发着迷人的光晕,气势绝对把控全场。


藤田世传蓝兔毫天目茶盏

(配十四世纪黑漆嵌螺钿盏托)

来源及传承

足利义政将军(1436-1490)旧藏“东山殿御物”(传)

味杏堂(1615?-1690)收藏,京都道正庵主人

藤田德次郎收藏,大阪[藤田伝三郎之次子(1920年代)]

伦敦苏富比,2016年11月9日,编号108

成交价英镑1,085,000


出版:高桥义雄,《大正名器鉴》,东京,1921-1925年,卷6,页23


《佞宋》专场里很多器物都有着清晰且显赫的来源,美的器物,只需一眼就会让人记住它的容貌,无需多言,整场预展看下来,让人意犹未尽,蔚为大观。






保利拍卖那次精心挑选的器物,对于喜欢老窑的朋友来说,这无疑就是一场盛宴。最后全场的成交价也体现了精品器物的潜力,好的器物现在贵未来还会更贵,价值随着时间的沉淀而在稳步提升。



虽然这场拍卖已经时过多日,但仍有很多器物是值得慢慢去回味的,除了精彩器物带来的视觉享受外,还是希望能从中得到一些启发与思考。


最触动的莫过于在拍卖市场中,经过修复的器物是如何被顶级藏家所接受的。


那次《佞宋》专场中,有一件当阳峪窑的铁锈花梅瓶,斑纹挥洒自如,线条流畅秀美,把宋代柔美与奔放的性格展现到淋漓尽致。


瓶口的造型可见宋式美学的精髓,我们完全可以把它想象成绘画作品中小写意的手法,挥洒豪放之间可见屏气凝神之笔,整件器物一气呵成,让人看了内心充满波澜。



它的传承也是极为精彩的,从J.J.Lally到RonaldW.Longsdorf再到北美十面灵璧山居,足以看出每任主人对它的喜爱之情。


然而就是这样一件精彩的器物,也是存在着很多瑕疵的,颈部的冲线及身上的补釉,仍然不会影响它的表现,从估价的400,000-500,000RMB,几经竞价,最终以820,000成交。


黄金无足色,白璧有微瑕。


修复器的认知对于藏家来讲,就如同必须要在心理上翻越的鸿沟一样,要想成为真正顶级的收藏者,不仅要在审美上磨炼自己的眼光,更应该在器物的品位与品相中做出抉择,这种抉择往往是电光火石般的,之前所有的积累就是为了你与器物相遇的那一刻而准备的。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很多藏家往往到了抉择的时候,内心波动还是很大的,道理其实是很直白的,它就摆在那里,级别且品位好的古美術器物,对于品相一定要有包容心,完美主义者的思维方式是钱花出去一定要换回品相完美的藏品,对于有些古美術器物,纠结就代表着一辈子的错过。


明宣德款青花网文钵,锔瓷 

北京故宫博物院

物以稀为贵,情因老更慈,时间沉淀下来的器物,都是人间精华,磕碰与破损都是历史的印记,对于修复器的认知国内的藏家也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次也整理了几件经典的修复器物,首先在这里对于最终买到这些器物的藏家送上respect,在挑选器物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品位与稀缺程度排在了首位,迈出这一步绝对是极其艰难的。


我们一起来看看顶级藏家的内心是如何被修复器所俘获的。




说到修复器,一定要提到卡佩罗(FRANCISCOCAPELO)旧藏的北宋青白瓷狮子枕 ,初看这件器物,一定会被它的张力所征服,此枕下半部分塑造了一只强壮有力的狮子,嘴里叼着一个绣球,头转向一只幼狮,表情凶猛,牙齿和爪子放在椭圆形的底座上,上面雕刻着重叠的荷花瓣,枕面上雕刻着精细的花卉图案。



这件器物品相为碎拼修复,但仍然不影响它的威武霸气,从艺术角度来说修复只是把它从历史尘埃中挽救出来,让它以完美的面容重现人间。



在2010年伦敦苏富比的拍卖中,这件狮子枕以300多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足以说明其在艺术性上超过了藏家对品相的需求。






2018年纽约佳士得春拍,临宇山人专场,一件南宋龙泉窑仿官釉贯耳壶,成为了本场焦点,开拍之前这件器物上手的藏家非常多,其造型来自青铜贯耳壶,为商周时期的礼器造型。



在同时期的南宋,官窑也同样在制作这类造型的器物,可见此造型的器物为当时高级的礼器造型,这类龙泉仿官窑器物,对于研究二者关系是极好的物证,从造型,釉色,以及质感上,这件龙泉贯耳壶不输于南宋官窑。

此件贯耳壶来源也是极其显赫,原为安宅旧藏,它参加了日本经济新闻社《美の美展》以及《古韵天成:临宇山人宋瓷珍藏展览》。


这件器物最值得关注的点是它的品相为大面积修复,打紫光清晰可见,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件器物从开始4-6万美元的估价,到最终以109.25万美元的价格落锤。



对于器物的认知,无不让人感叹山外有山人外人,这种认知的差距直接体现在价格上,看似简单粗暴的数字背后,蕴藏的是对器物未来敏锐且超前的判断力。



2018年佳士得秋季拍卖《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夜场中,出现了一件汝窑深腹盏,通过资料对比,这正是日本发现的第三件传世汝窑,其传承与著录也是极为显赫。


来源:日本久留米古美术草场(创立于1905年),入藏于1941年以前

九州岛大学及広岛大学法国文学学者佐藤弓葛(1917-1996)旧藏,1950年代初购于久留米古美术草场

日本私人珍藏


展览:大阪市立东洋陶磁美术馆,《特集展“宋磁の美”》

2016年12月10日-2017年3月26日

2017年8月12日-9月10日


著录:《宋瓷の美》,大阪市立东洋陶磁美术馆,2016年

《朝日新闻夕刊》,日本,2016年12月5日,封面专文

《典藏》,2017年9月,台北

《陶说》,第779期,2018年2月号,日本陶磁协会




此件日本已知第三例传世汝窑,口沿曾有破损,后用金粉修补,在大阪展出时可见口沿处已崩成六片。此盏2018年出现在佳士得拍卖中,已经做了修复,看起来视觉感更为统一和谐,最终以56,350,000港币成交。


对于汝窑来说,每一次出现在拍卖场中,都无疑会成为焦点,宋瓷的收藏,抛开藏家自身实力之外,机缘也是很重要的,当一件心仪的器物出现时,做出准确的判断是极为重要的,纠结与拖沓永远无法买到称心如意的器物。



这是一只2014年Bonhams《古雅致臻—奉文堂藏中国古代陶瓷》专场中的吉州窑木叶茶盏,木叶在吉州窑中乃至整个宋瓷都是享有盛誉的,是其最经典的品种。



玩吉州窑的朋友都知道,无修无补不吉州,说明吉州窑的完整器是极为难得少见的,如果在全品的基础上再要求高审美,那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奉文堂专场中出现的这件吉州窑,它的造型是木叶盏中少见的茶瓯器型,叶子大且舒展,孔洞让整片叶子看起来拥有了呼吸感,而且这片叶子的颜色也是少见的绿色,真正达到了天人合一,源于自然的思想。在我看来,这是一只可以打90分的吉州窑木叶盏。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它的品相,据看过本场预展的朋友回忆,这只叶子两拼修复,口沿局部缺肉,听到它的品相我预感到很多朋友内心已经凉了一半,这样一只商修的叶子盏,最终以含佣金142万港币的价格成交。


2018年佳士得《浮生闲趣》专场中出现的一只耀州窑嘟噜瓶,来源为养德堂珍藏,耀州窑作为北方重要的窑系之一,一直深受藏家追捧,器物多运用剔刻,模印等手法。



嘟噜瓶为耀州窑少见器型,纹饰也是少见的鸟类纹饰,它的品相是碎拼商修,500,000-700,000港币起拍,最终以2,125,000港币落锤,一件碎拼的器物,以200多万的价格成交,说明对于精彩的宋瓷器物,需要的不仅是审美在线,更应该多一份包容心。


ESKENAZI在2015年举办了一场宋瓷展览,其中有一只黑釉铁锈花的瓶子,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件铁锈花瓶,浅灰胎,外撇高圈足,鼓腹圆肩,筒式长颈,喇叭形口,唇沿外翻。除圈足素胎外,通体黑褐釉光亮,表面及口沿内,均匀泼洒铁锈斑纹,又称“鹧鸪斑”,色彩斑斓,引人注目。器外釉流止于圈足之上,呈不规则线条。


这件器物8片碎拼,颈部局部有补釉,但是仍然被ESKENAZI选进了这场展览并为其著录,可见这件铁锈花瓶的稀有程度,以及主人对它的喜爱之情。




说到最著名的修复器物,莫过于日本的九十九发茄子,它是日本茶道始祖村田珠光用过的旧物,是一件汉作唐物。相传当年村田珠光用了九十九贯钱将它买入,其罐身上有白毫,所以它又被称为“白发茄子”。村田珠光之后,这只茶入到了日本幕府将军,著名“军神”朝仓宗滴的手里,此后,这只茶入便开始了它的传奇历程。



朝仓宗滴去世后,这只茶入落入了一代枭雄松永久秀的手里,而后松永久秀又将此进献给织田信长。信长没落,连宝物也无法保护周全,据说在大阪夏之阵(1615年)一战中,付藻茄子被付之一炬。战后德川家康觉得可惜,将碎片集齐,交由当时著名的金缮大师藤重藤元、藤重藤严父子修缮。



而后德川家康将其赐给藤元,付藻茄子从此成为藤重家的秘宝。1876年,被三菱集团的岩崎弥之助购买,从此以后便一直收藏在静嘉堂文库美术馆之中。


修物道古陶瓷修复工作室的覃彬先生看来,修复这不仅是简简单单的修复,更是把历史的碎片与记忆整理出来,修复器物的朋友,都有一颗包容与理解的心,他们坚信精残胜普全,如果工艺与美感达到一定水平以后,品相上是可以做出一定让步的。如果说想找品位好精彩又完美的器物,那真的是凤毛麟角,可望而又不可及,从收藏角度来说,精美的残器经过修复以后,可以从视觉上达到统一与和谐,这应该是今后更多藏家的选择方向。


南宋·龙泉窑青瓷花口碗

蚂蟥绊

东京国立博物馆


普通的器物并没有精彩的残器受欢迎,如果你对美的理解深一些,一定会选择那些不完美但是足够震撼内心的残器。虽然每个藏家都希望可以买到全美品的器物,好看,漂亮,稀少,但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适当的做出取舍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2017年12月14日比利时小拍

损失头颈的青花釉里红大罐

1600欧元起拍,235,000欧元落槌

超起拍价150倍


从这两年的拍卖市场走势来看,经过修复的器物逐渐被更多藏家所接受,认知程度也在不断攀升,在这里我想传达一个观点,很多人已经慢慢的在建立精彩的修复器系列,他们已经提前预判到这种资源型收藏的未来走势。



明代正统青花龙纹大缸

2007年北京的拍卖会

成交价达209万元


在将来的拍卖市场中会出现更多的修复器物,甚至没有修复的残器也会逐渐的走进拍卖市场中,总体看来,修复器的未来是值得期待的,也会逐渐成为主流,提前布局抢占资源,就成了未来藏家需要重点思考的问题了。




文章来源于丘樊逸事古美术,如侵删

欢迎家人们转发出去支持我们


| 古玩送拍及服务 | 


服务时间:全天(24h)
联 系 人:元素网
征集微信/电话:
158 0193 7634
鉴定微信/电话:
181 1733 7318
参拍微信/电话:
136 2185 1240

服务范围:古董古玩鉴定、艺术品交流鉴赏、艺术品销售展览、古董古玩拍卖、艺术品交易收藏等

元素网自己的拍卖就在—— | 元素艺拍 |  

 敬请关注 


更多精彩内容
For More Reading



© 2022 51好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