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独家调研50亿元宵彩灯:日赚千元,干半年休半年丨亿邦深度

亿邦动力  · 电商  · 1 年前

 2023

02/03

全文共计 6202 字


预计阅读 16 分钟


元宵的欢快,自贡匠人制造。
文丨廖紫琳
编辑丨董金鹏

看灯会,闹元宵,这是中国人独有的浪漫。

今年元宵节,不论你漫步北京坊游览秦淮河,还是挤进西安大唐芙蓉园和济南趵突泉,或到人声鼎沸的重庆三峡广场和上海外滩,都将被各种“灯火阑珊”所震撼。三年疫情过后,人们终于可以卸下疲惫和烦恼,过一个欢快的春节了。

你可能并不知道,如果少了一双四川自贡匠人的巧手,这份欢快和幸福感将会大打折扣。作为久负盛名的“彩灯之乡”,自贡彩灯占据国内约85%、国际约95%的市场份额,全市有22处以“灯”和“灯杆”命名的地名和灯会遗址,比如点灯山、灯杆坝、点灯坡、五里灯等。

目前,自贡已经形成集彩灯原材料生产、创意设计、制造加工和销售贸易为一体的完整上下游产业链条,业务涉及彩灯创意策划、彩灯设计制作、彩灯景观景区规划、彩灯工艺品、仿真动物、灯会会展、模型玩具、彩灯配套加工服务等。2022年,自贡市登记在册彩灯企业数量达2136家,而在2000年,这一数字仅为35家。

过去三年,人流管控,出行限制,看灯会成为奢望。自贡彩灯行业也经历了三年的阵痛。彩灯企业辛苦规划好几个月的方案,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工人出不去,观众进不来,赚到手的只有前期辛苦费,拿不到尾款。”一家自贡彩灯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亿邦动力。

2019年,自贡彩灯产值达到50亿元,年销售收入2000万元以上企业约30家,其中包括新三板企业“海天文化”。2020年至2022年,自贡彩灯向灯饰照明等小型产品倾斜,场景也向品牌营销等拓展,不过产值还是出现下滑。

不过现在,苦熬三年之后,自贡彩灯圈子里弥漫着乐观的情绪。大家都说,希望回来了。亿邦动力调研发现,从春节前一直持续到3月底的第29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门票接连售罄,接待人数也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对于人们期待已久的消费复苏,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01

传统彩灯也能赛博朋克
迪士尼也在买它的产品

自贡位于成都往南150公里,从成都东站搭乘高铁,最快1小时6分钟到达自贡。今年春节期间,亿邦动力前往自贡,实地调研彩灯产业。

走进自贡灯会,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千灯萌兔”。它身穿超能机甲,头戴元宇宙眼镜,两只长耳朵是信号接收器,一副酷炫的潮兔模样,还不停转头望向进门观灯的游客,并举手向大家致意。它坐在“赛博金鱼”上,双脚随坐骑摆动,传统中国风与赛博朋克发生着完美的化学反应。

在“千灯萌兔”的周围,还汇集着全国八大地方春节民俗,比如京派年味庙会、晋派窑洞新年、苏派园林新年、海派国际新春、徽派嬉鱼灯、川派侗族新年、湖湘星火龙、闽派客家新年等。


如果说,传统的彩灯是寄托人们新年情感的简单载体,那么现代彩灯则演变成一种艺术,可以包罗万象:

  • 既可以原汁原味呈现地方历史文化和民俗风情(如南京秦淮灯会的儒家文化、乌镇灯会的水乡文化、西安城墙灯会的大唐文化、开封灯会的大宋文化等)
  • 也可以表现当下年轻人喜爱的潮流题材(如卡通动漫中的功夫熊猫、热门游戏英雄联盟中的角色形象)
  • 还能够融合现代科技,呈现如灯光秀、水幕、裸眼3D、智能投影等梦幻的现代装置光影,使彩灯能动、能唱、能变,让男女老幼都能在光影中找到乐趣。

这其中,自贡的彩灯最为出色。“自贡彩灯人就是你的梦想实现家,你想做成什么样,自贡人都能给你实现。”一位彩灯匠人自豪地告诉亿邦动力。

谈到自贡彩灯,大多数人都指的是闻名天下的自贡灯会。实际上,自贡彩灯也逐年成为一种产业集聚和区域地理名片,类似于义乌小商品、赣南脐橙和莆田运动鞋。

现如今,除了每年春节的灯会,自贡彩灯还广泛应用到各种旅游景区、文化广场、主题乐园、大型会议和品牌营销活动现场。自贡彩灯还大量出口到国外,大型产品进入迪士尼、可口可乐、环球嘉年华、德国汉堡G20会场、美国休斯顿梦幻灯光节、韩国金沙太阳节等,仿真动物等进入更多主题公园和活动现场。即便在2021年,自贡彩灯相关的出口额也达到2838万美元。


自贡市人口300多万,彩灯工人就有15万人,相当于每20个人里就有1人从事着彩灯相关行业。彩灯是季节性的产物,行业高峰期从每年七八月一直持续到过年,算上季节性工人,当地相关从业者达到20万人。

目前,自贡已经从单纯卖灯、展灯发展到提供系列彩灯衍生产品,初步形成原材料生产、创意设计、制造加工、销售贸易的上下游产业链条。其中,上游企业是侧重于生产彩灯材料的企业,如生产异型玻璃钢、玻璃纤维、工艺灯等原材料,中游企业是侧重于策划、设计的企业,下游企业是侧重于彩灯制作和出售的企业。

完善的产业基础和长期的工艺积累,让自贡人进入彩灯行业的门槛变得很低。手艺人花20万元左右搭建一个钢结构的厂棚作厂房,再购置几台电焊机、切割机等工具,从百度搜索、百度爱采购、1688、阿里巴巴国际站等平台上做广告、熟人介绍、公开招投标拿到订单,就可以开始生产。


从家庭作坊到工业化生产,自贡当地的彩灯企业已经形成两种主流的业务模式:一种是集创意设计、研发生产、运营策划、景观布置、营销宣传和售后安装维护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保障研发生产和售后服务质量;另一种是公司仅负责接单或加工生产,创意设计、营销策划、现场布景等工作均外包给专业的公司负责,降低各环节成本。

自贡彩灯是非标品,根据客户需求,量身定制,比如传统节庆灯会、卡通影视主题灯会、旅游景区灯光亮化、游乐园灯光亮化等。自贡彩灯的客户,主要来源是地方政府、国有企事业单位以及大型景区、传媒和地产企业,一般通过竞争性谈判或公开竞标获得业务

换句话说,自贡彩灯是一门to G(政府)和to B(企业)的生意,每一个项目没有标准定价,从几千元到几千万元不等,没有固定的利润区间。这些彩灯大多数时候是一次性的,只有少量彩灯会迁移至其他地方继续参展。“有的时候,订单依靠人脉关系,利润就看业务员谈单能力和公司成本控制能力。”一位从业者告诉亿邦动力。

“海天文化”是自贡彩灯龙头企业,创业二十多年,在全球做过1000多场灯会。2016年,海天文化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最近三年,海天文化的毛利率在20%-35%之间波动。

02

人工费极高占比过半
疫情之下艰难求生存

疫情三年,自贡彩灯企业的日子不好过。

2019年,海天文化在国内外开展彩灯定制业务,营收达1.89亿元。2020年,海天文化营收下滑约15.5%至1.6亿元;2021年,营收继续下滑26.02%至1.1亿元。2022年上半年,营收较上年同期持续下降30.12%。

霍璐璐是一家自贡彩灯企业的负责人,主要从事彩灯和仿真动物相关的文创产品生产,产品主要销往欧洲、美国、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疫情发生后,他们的业务也受到影响。

“那时候我们基本上没有参展,国外也很少有灯会。这三年疫情,把很多国外客人都培养成了专业的老师,我们发成品过去,他们自己可以组装了,不明白的,我们再打视频手把手教。”她负责人告诉亿邦动力。

对大多数彩灯企业来说,过去三年是勒紧裤腰带熬过来的。不少企业想尽一切办法节省开支,“公司裁撤设计、营销等非产出部门”、“工厂停工停产”、“员工身兼数职,如设计去喷色,财务兼采购”等类似的情况时有发生。


在彩灯企业的所有支出中,人工成本占比最高。彩灯是一个严重依靠手工匠人的行业,工人每日工资、差旅费和安装费,几乎可以占项目合同价格的50%-70%。比如,绘画工一天能挣800元,焊扎骨架的工人一天300元左右,裱糊工一天也有150元左右,遇到灯会赶工期,价格还会翻倍。

据自贡彩灯行业商会调查,早在2019年,当地彩灯工人的工资就呈现出只高不低的趋势,旺季高到一站(行业黑话,意思是一个项目周期,通常约为25天)1.5万元,资深美工一站收入能达到10万-30万元。美工是市场最稀缺的,即使是刚毕业和刚入行的美工,在自贡的起步工资也是1万元。

要知道,任何一个彩灯灯组都是由设计、美工、钳工、焊工、裱糊工、绘画工等多工种配合完成的,此前还有裁缝、油漆工、木工等,其中设计和美工是相对较为核心的岗位。“俗话说女孩子一白遮百丑,彩灯是一美遮百丑。设计是决定彩灯长什么样,美工是最后的化妆师,可以把丑女装扮成美女。”一位彩灯行业资深人士这样形容。

现代彩灯五大基本要素,形、色、声、光、动,缺少任何一项就会失去美感。比如重庆三峡广场的兔子灯,就被网友吐槽,而自贡的“千灯萌兔”被夸赞炫酷。其实两者都是自贡人做的,只是出自不同匠人之手,成品效果与团队经验、配合度息息相关,好的设计、美工和钳工团队在市场上可谓备受欢迎。


整体来说,自贡的彩灯人是极具工匠精神的,既体现着自贡彩灯的工艺水平上,也埋藏在自贡的历史基因里。

就拿“千灯萌兔”来说,灯组高26米、宽15米,为自贡灯会史上最大的“兔子”,全身汇集了普通彩灯的丝扎裱糊工艺,搭配LED光源和新媒体投影、灵活机械传动,还有非遗技艺彩瓷捆扎工艺。这一切需要资深的设计师、美工、裱糊工、钳工等多工种,耗时多月,合力完成,在园区内参展时间超过三个月。

彩灯从业人士透露,仅第29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的用工就有3700多人,40多家公司通过方案竞标最终确定展出灯组。“要经历一轮又一轮的筛选,一轮又一轮的投票。”

最后的成品效果,比最早的纯手工彩灯精致得多。早期,纸糊的彩灯不抗风、不抗雨、不抗冻,还容易倾倒,体积还做不大。后来竹编的彩灯里面是钨丝灯泡,能耗大容易发烫,时间久了亮度不够。很长一段时间里,彩灯的素材、光源、灯影都相对固定,远没有现在这样丰富。

“现在游客来到彩灯面前,灯光会发生变化;另外有的灯组,会加入一些机械传动,让花能够实现开合;甚至有的人物彩灯,还伴随着眨眼的动作,有的还可以伴随着音乐节奏来舞动。”一位业内人士评价称,“过去的灯纯粹看有多漂亮,或者有多高大和壮观,但现在已经变成了声、光、动、影结合,形成了互动。”


自贡彩灯,始于唐宋,壮大成型与于清代。自贡彩灯产业和工艺的发展,离不开自贡盐业。自贡因盐设市,富庶盐都促进了当地宗教庙宇的发展,进而惠及到彩灯行业。

到了清朝初年,轰轰烈烈的“湖广填川”将一批批江苏、浙江、福建、江西、湖北和湖南人口迁入四川。这场人口大迁徙不仅给自贡带来了劳动力、生产技术和商业资本,而且还润泽当地文化。它成了自贡彩灯孕育、发展和壮大的温床。

1988年,邓小平在北京北海公园观看自贡灯会,自贡灯会第一次走出四川。1990年,自贡灯会在新加坡裕华园隆重展出,自贡灯会第一次走出了国门。

如《彩灯赋》所说,“炬火庭燎,焰照长夜;烛光灯影,自古关情”,一座彩灯就是一个故事。自贡灯会从千年历史中走来,持续在光影婆娑中传递着彩灯文化。

03

三大趋势正在翻新彩灯
文创的核心在内容和模式

“说得难听一点,现在的彩灯是‘速食’。”一家彩灯企业称。

传统彩灯材料丰富多元,医院制灯用药瓶,百货公司用瓷器,织布厂就用蚕茧,CD厂家就用光碟,但这样制作彩灯耗时长,人工费、材料费和运输费都很昂贵。比如在整个自贡,“会瓷器捆扎做龙头的人不超过10个,这属于非遗范畴(一般不在彩灯商品考虑范围内)”。


到了现代,为适应工业化和市场快节奏,大部分彩灯改用色丁布,它的成品快、价格低且更简单操作,直接用LED灯珠做光雕造型。“用色丁布做一个龙头,几个人可能半天、一天就能做好,如果用瓷器捆扎,一个人可能得做几天、十几天,你说哪个更快?”上述人士反问。

客观来看,自贡彩灯发展到目前阶段,确实呈现出三大新趋势:新材料,由药瓶、瓷器、蚕茧等变为色丁布;新工艺,从玻璃钢、泥塑变为丝架裱糊、光雕,再加入现代科技元素;新素材,从动物形象和历史人物,慢慢发展到多元化的素材。

巧思艳是一家彩灯创意设计工作室的负责人,该工作室成立于2017年,主要服务各类彩灯企业。巧思艳告诉亿邦动力,彩灯的材料和造型已经经历了很多代。

  • 第一代是玻璃钢制作,比如西游记的人物形象,全身光滑,身着布制服饰;
  • 第二代是整体钢架结构,丝架造型(铁丝勾勒出形象轮廓),再用布进行裱糊、上色;
  • 第三代在第二代的基础上,加上机械传动(彩灯能够动起来)、光源应用(贴片灯带、多媒体投影)用传统工艺结合了现代科技。

自贡彩灯的创意素材和场景一直在变化,目前主要有三类:一类是传统文化、人物形象,比如精卫填海、洛神、唐代仕女图、三星堆文化等,自贡彩灯用现代表达方式将传统元素重新演绎出来,赋予它新的时代情感;另一类是未来新趋势和新科技场景,比如元宇宙、国潮、游戏等。

除了上述两类,最近几年,自贡彩灯也开始尝试走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从广场、公园、景区,走向社区、饭店、酒店,甚至床头。比如疫情期间,自贡彩灯就跟中山灯饰照明产业带合作,向灯饰照明等小型产品倾斜。(点击“这个南方小镇竟在小红书上火了”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调研期间,我们看到自贡彩灯正在将传统和新技术、新潮流融合起来,并在产品和场景等方面有了更多探索和创新,但这个产业的老顽疾和隐忧仍然存在。

彩灯是纯定制化生产,企业收入取决于季节性的客户需求,这使整个行业淡旺季明显,半年开工,半年停工。当地不少企业已经开始补充新业务线,或者开发恐龙、电影道具等玩具基模,或者研发更加生活化、时尚化和实用化的全年彩灯产品,培养消费者和客户的消费习惯。比如,二十四节气的彩灯和小型彩灯周边产品等。

其次,自贡彩灯,成也人才,败也人才。一位从业者告诉亿邦动力:“自贡人能吃苦,但只能是短期的,比如赶工时候可以通宵,25天赚到两三万、三四万之后,他肯定回家打麻将去了,自贡人喜欢吃、喜欢玩。去外地,他们没法享受这种生活。所以我们自贡人不喜欢往外跑,哪怕外面公司来挖人,都不愿意去。”

无法标准化生产,无法机器替代,无法规模化,这既是自贡的优势,因为它有一定的创造性和可塑性,无法被完全抄袭和模仿,但这也是自贡的劣势,太倚重手艺,人力成本占比过高,职业化水平较弱。即使同一个团队第二次制作同一个灯组,也会有差异。

“这个焊工老师和那个焊工老师,做出来的东西是有区别的。我们有很多客人说,为什么第二次买同款产品,感觉会有变化,我认为这很正常。手工制作的彩灯,你要接受它的差异化。”霍璐璐说。

另外,彩灯属于文化创意产品,市场欢迎程度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第27届自贡灯会的生命之树,我们都没想到会火,但确实就火了,效果图没制作出来的成品好看。再者,北京冬奥会,你怎么就能知道冰墩墩能火,雪容融不火呢?”巧思艳说,能否猜中潮流风向、得到正向的市场反馈,有时候也是一件看运气的事情。

图片来源:自贡城投集团微信公众号

对此,自贡灯会采用的办法是“优中选优”,通过招投标把数百家公司的方案集合到一起,组建一个类似于大众评审团的团队不断投票筛选,先在小范围内做样本测试,最终确定展出成品。但这种方式很难复制到彩灯的商业活动中去,因为它的成本昂贵,过程也很复杂。


自贡灯饰无法被外来者完全抄袭和模仿,但和所有产业集中的地方一样,本地企业的价格战是常有的事。“有些企业宁愿垫资也要接单,杀价更是常见,怎么我都要比你优惠一点。”当地人说。


未来,围绕这些问题和困境的创新探索,或许可以将自贡彩灯带向新发展方向。彩灯属于文创产品,它的壮大依赖于材料、生产、制造、销售等环节的发展,但主要取决于对内容和商业模式的想象力。目前的不少探索无疑是很好的尝试,但彻底的改变和升级取决于年轻一代的企业家和内容创作者。


(应受访人要求,霍璐璐、巧思艳为化名)


END


精彩推荐


推荐文章
中国银行保险报  ·  农行、中行、建行、邮储等,已审批贷款超123 ...  ·  3 月前  
刘晓博说楼市  ·  楼市残酷的样子,一点不比股市逊色  ·  5 年前  
潮理财  ·  人去世了 支付宝上的钱咋办?  ·  7 年前  
© 2022 51好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