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企业改革的环境

买手buyerw  ·  · 5 年前

中國市場三十幾年的發展,最離不開的除去中國第一代、第二代商人性質的企業家、老闆們的拼搏精神,就數中國政府各級官員在裡面的作用了。好多商人在公開場合都會迴避這個問題不談,究其原因是因為“言政莫商”的中國傳統文化在每個人心裡與環境中的遺傳。


但是,如果說在中國,你是一家成功的企業,你不可能回避掉這個問題。無論你是如何高調與低調處理這個事情,你都無法迴避政府與其中對你本人和你的企業“關懷關照過的各級官員”。因為,這是歷史文化在現代中國政商關係中不可或缺的經濟發展催化劑。

所以,在中國,首要的是正確的評價政府與各級官員在經濟發展中所扮演的角色,其次,是企業應當如何在這種特殊與微妙的關係中“走鋼絲”。說到這裡,歐洲的很多盆友都不理解,因為他們的文化與制度中,政與商雖沒有截然劃分,但是,基本上可以在法律框架下井水不犯河水。


而政府與企業之間的管理與被管理的唯一主要紐帶就是經過立法而存在在各種稅收。其他,基本上是處於“法律未明確為禁止的:企業皆可為、任何人皆可為”的狀態。而立法的程序和過程,需要的是民主的議會和各級法院的調研。這在制度上確定了“人性本惡,唯法約其行,無法無用禁”的歐美西方政商與社會經濟文化的思想。所以,他們不解中國,那是可以理解的。

中國人,在權與錢之間,永遠是選擇權的比例大於錢的比例的,因為,有權就可以獲得錢。當然,這種情況最近十年來明顯的在中國世襲官宦家庭與家族中變得越來越少,但是,權本位的思想如果要真正去除,估計還需要很多年。因為,去除中國人,特別是中國商人中權本位的思想,需要外部文化與內部文化雙重的融合變革,並且不斷的改變中國人的傳統文化基因,這個,應當有個不少的時間。


但是,本質上,官(權)與商(錢,近幾年價值觀在傳統文化中已經慢慢地改變為個人事業價值)在這種政治與市場經濟體制下(它不是純粹的、理論上市場經濟體制,這也是中國和歐美日最大的爭議點,但是,本質上,這種市場經濟也確實具備中國政治的特色)。

尚能夠維持在相對積極與正向的發展驅動,所以,這個問題本質,並不是誰好誰壞的武斷論定。好多人把中國政府官員的貪污腐敗歸咎於這種特定的政商關係,其實,這是錯誤的,因為在沒有有效的政府外部(執政黨外部)的法律監督體制產生的情況下,任何人依靠黨內監督與政治覺悟性、社會道德標準來做自覺行為,都是對人性本能的不尊重。所以,貪污腐化不歡與政商關係,而關於政治體制,這並不是我們要討論的話題之內。


所以,任何商人企業家在這種文化下取得的企業成功,自然他知道在處理與政府的關係:特別是和各級官員之間關係的時候,處理的好,是能夠得到“企業政策性收益”得。所以,這也是商人企業家不可能脫離與政府、官員之間的關係,自己自然而然的就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這種鑽營(非貶義詞),使得中國好多行業企業在擴寬國際市場上缺乏健全的“企業法律框架下運行機制”與管理水平。這也是,很多企業看著非常的大,但是,內部幾乎沒有非常科學的管理體制與經營機制,因為,核心制度價值都在傳統文化經驗架構下“受更多道德制度與標準在良好的運作”。這種企業,在中國內地與泛東方文化國家與地區中可以走得很穩,但是,碰到其他文化制度後,必然會發生相應的不適應與融合修正的過程。

對於服飾行業來說,現在的中國政府仍然把整個關聯產業作為“傳統產業”來發展,有少數地區作為、也是升級為“時尚產業”。這已經是最好的經濟支柱賦能了。但是,與歐美許多國家的“永遠的時尚科技產業”的賦能界定相差還是很遠。這也決定這個產業在中國市場中,商人型企業家把自己的企業與品牌當成賺錢的機器與工具,短期短視經營行為嚴重(這也取決於群體素質與基礎教育)。所以,從根本上改變,還需要國家層面的持續發展考量和重新定性。

政商關係的表現有很多種,在服飾產業發展中,我覺得我們要正向的看待中國政府、官員們的努力,他們這一群人中,大部分都是正向的發展與提升這個產業在地區、國家層面的發展的。而我們的商人企業家則需要端正真正的企業家思想,不去過分的依賴政策和優惠條件,合理的定位自己在企業品牌發展過程中的位置。何愁中國服飾產業做不出快反機制的品牌體制呢⋯⋯


王士如匆匆於2018.2.4

《快反品牌機制與中國市場環境分析》&《政與商》(外篇)


推荐文章
21世纪经济报道  ·  #证监会例会#【证监会:六方面发力强化会计师 ...  ·  4 年前  
© 2022 51好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