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塘良壤:美学割裂,不值留念。

精明常旅客  · 旅游  · 2 月前


想象一座空庭。第一缕阳光透过屋檐的重重枝叶洒在东窗,微风颤动清波,层层叠叠涟漪摇落朝霞。迭沓的音符轻盈雀跃,弦乐的出现悄然空灵,直至金波满目、生趣满园,故人离去、独赏庭芳。庭空而美。

上野雄次花道作品


良壤有座空庭,数度梦寐中见的纳良庭。无论回廊古亭还是浅池老树,总能勾起我的这些联想。但住后回味,良壤这所谓江南庭园,空得无味、美得破碎,只好谨从个人角度,表达我对良壤将美学割裂开的愤怒。

01 理念的割裂
本意遗失丨缺乏在地丨脱离实际

良壤入口墙面

当提起良壤二字,我们在说什么?从字面上理解,这是西塘的丰饶土地,其上有瓜果丰收、小桥流水,当然也可以诞生一家以故乡为傲、以良壤为名的精品美宿。

良壤唯一一块土地

如果引申开来,它是天然的、生态有机的。良膳的食材、回廊的竹编、客房的备品,无一不与这些新潮理念紧密结合;但事实上庭院并没有一块真实的土地,除了偌大方池,良壤仅在西侧置一小块更像是点缀的人工草坪,空无一物、良壤何在?

杂乱无章的有机庄园

酒店虽有一个所谓有机庄园,却并未与中庭相连,而是与酒店有一条公路相隔,杂乱的设备与斑斓的色彩,与良壤淡雅克制的唯美大相径庭,更像是临时开辟采摘的儿童乐园。相比之下,丽江物与岚及昆明柏联的自家农场,被衬托得异常整洁而实用。

乌镇阿丽拉:紧致有序、尊重原貌

西塘良壤(仅东侧部分):体量巨大、方正森严

它也可以是在地的、当地特色的。在陂塘纵横、屋舍绵延、绿意盎然的江南水乡,乌镇阿丽拉用人工河网和散布各处的坡顶石屋留白堪称典范,良壤却用一座体量巨大的方盒和浅池稀树回绝了这些俯拾皆是的在地意象,遍布苔痕的船与遗世独立的亭,沦为了森严建筑中为数不多的亮点。

鮨·金时

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良壤塞入了一个怀石料理餐厅——鮨·金时。我们当然不否认香港文华东方志魂与上海宝丽嘉黑木这些运用日料得当成功增添酒店国际化与美誉度的做法,但一间以本地新鲜食材为噱头的酒店,见长于日料实在讽刺。

打上有机标签但实在难言美味的良膳餐厅

且不论日本产食材抵达西塘比大都市多耗费的时间,又会有多少人专程到乡村吃一顿人均两千的怀石料理?这样一看,鮨·金时的存在究竟是为单纯提升逼格还是为住客饮食着想已显而易见。良膳作为全日制中餐厅,虽然风格中规中矩、出品无功无过,起码契合了良壤主题。

良壤的本意遗失、缺乏在地的诠释以及脱离实际的理念,从最一开始就是良壤的致命伤。

02 建筑的割裂
立面单一丨居游不宜丨网红打卡

形如房产项目的建筑立面

抛开蹩脚的良壤农场,单独来看酒店建筑与庭院,这些硕大的方盒方池无疑进一步割裂了体验。

竹辉金普顿:似隔非隔;苏州柏悦:退让眺望

如果建筑做不到与典型的水乡小筑相似,至少应当在立面和内部稍作文章,以加强客房与庭院的联系使住客不那么脱离这片土地。例如竹辉金普顿的曲折池园与客房有一道巧妙的镂空砖墙似隔非隔、苏州柏悦则是设置不同高度与尺度的退台完善立面丰富度。

良壤的半封闭露台

很可惜在良壤,以靠建筑通过单薄寡淡且复制粘贴如房产项目的建筑立面平铺直叙,客房高度模块化、布局完全一致,与中庭仅有半封闭露台的视线接触,将本来就异常庞大的建筑变得更加呆板生硬。

良壤的茗想茶室

建筑上唯一的变化在南侧突出的玻璃盒子。显然,与其他室内环境的幽暗不同,这是一处明亮通透、视野绝佳的茶室。若是在景迈柏联与嘉叶山舍这样的茶乡酒店,茶室作为核心功能区如此设置无可厚非。

缺乏私密、无人问津

但西塘这片土地并不产茶,良壤如此突出茶室意义何在?四面玻璃的设置也让其与私密无缘,反倒成为整个酒店的视线焦点之一。两千元仅能使用一次的茶室,无疑成为了良壤的作秀平台,难怪茶室无人敢入,连侍茶师都在外度假不归。

良壤的唯一亮点在入口

客房不宜居,庭院更是不宜游。在良壤宣传片中可以看到,琚宾数度提及古典园林的尺度、节奏、路径及其现代性研究。首先应承认,琚宾设计的步入回廊曲折有致、光影迷离、先抑后扬,颇得留园入口前厅至古木交柯段精髓。

一览无余的纳良庭

然而一旦走出,赫然眼前的是一览无余的纳良庭,除开孤立的亭与稀拉的树再无其他景观,遑论池心亭的布局在丽江金茂凯悦臻选和竹辉金普顿已经驾轻就熟,它们尚且还能作为茶室与酒吧供人停留,而良壤的小亭只能呆在幽暗的室内远望。

仅在点映昆曲时才会亮起的亭

同时这处尺度过大的中庭缺失次级结构,沿其走完一圈便索然无味,仅剩的一条穿越中庭的石板路,也未借柱廊和漏窗略加遮挡。无论是自然还是住客都难以与之互动——听不见燕雀啁啾、看不到凫鸥戏水,唯一可互动的昆曲还只能付费点映,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留园:冠云峰;网师园:引静桥

若游遍良壤所借鉴古典园林的掇山理水,体会《园冶》与《江南园林志》的情趣意蕴,再面对这样一处一眼就能看完、毫无移步易景可言、甚至称不上园林的庭,除开摆拍的网红又有几人愿意在凛冽的寒风中停留游观?

立面的单调乏味、居游不宜的庭院以及沦为前作糖舍类似的网红打卡地,使得良壤亦无缘深入设计,得表象而无内涵。


03 艺术的割裂
艺术晦涩丨氛围肃穆丨对比过强

十示泳池


众所周知,良壤请来中国当代抽象艺术代表人物丁乙担任艺术总监,周春芽、刘建华、萧长正等艺术家在内的重磅阵容更是给人以不明觉厉的观感。

上海柏悦:隐蔽宅门;北京怡亨:光怪陆离

此前以艺术旅居为口号的酒店也住过不少。上海柏悦的云中私邸运用竹林掩映、三进宅门、《无题》水彩和《标准时代》雕塑进行铺垫;同为现代艺术代表酒店的北京怡亨,则完成度极高地呈现出光怪陆离与诙谐生动的效果。但像良壤这样,标榜自己为“美术馆级别的艺术飨宴”还是头一遭遇到。

良壤艺术作品


丁乙的《十示》、薛松的《文字游戏》、斯库利的《Robe Blue》……我不懂艺术,只能说它们都很好——但很显然,大部分当代的、先锋的作品与良壤并没有多大关系,我更希望这类作品集中陈设于一处小厅,而非介入空间的整体营造。

所谓阴翳之美

既然已经是美术馆了,公区自然也要用大片黑色压制光线,再借谷崎润一郎在《阴翳礼赞》中的一句“那种反照,如同傍晚的地平线,朝四下黑暗投以微弱的金光,而黄金本身想必从未像那一刻显现如此沉痛的美”,营造一种凡人难以企及的幽暗美。

酒吧下沉平台

保持室内的高级质感又要与中庭有所联系,良壤在临池开出大量整面长窗,低压的坡顶直通下沉卡座,将视线全部集中在庭院。这种手法很难不让人联想起三亚柏悦的imax景窗或是既下山兰往的低视角窗。只可惜良壤那乏善可陈的庭院生生浪费了这样稀缺的自然光。

客房素雅宁静

森然肃穆的美术馆气质进一步延伸到了二三层的客房门外,对住客来说夜里行走于此多少有些诡异。然而客房内部又运用大量浅色木质,以素雅舒适的居住体验著称,仿佛踏入了丰盛五季凯悦臻选或泰康之家臻品之选这样的养生酒店,这种突如其来的割裂感让人一时间难以适应。

晦涩不在地的艺术作品、昏暗肃穆的公区氛围以及过度强调对比的客房,令良壤面目冰冷生人勿进,普通住客只好呆在相对平和的房间里自娱自乐。


04 服务的割裂
培训缺失丨收费至上丨自吹自擂

付费琴室

良壤的服务是在奢华酒店的平均线上的,没有重大失误,但显然也是割裂的最后一环。不再赘述上文提及两千一位的日料、两千使用一次但因侍茶师外出度假而紧锁的茶室和付费点映的昆曲。

良壤有机庄园

首先两位前台似乎对酒店并不了解,甚至不知道中庭纳良庭的名字。如果预约前往农场,前台也不会安排小车接驳,只会告知需要自行走过喇叭一直警告“该路段为事故高发路段”的公路。

从良膳餐厅看人工草坪

其次良壤的早餐是这个价位上罕见没有单点菜单的,只有一个面档为热食,其余均为冰冷的自助。几倍于食客数量的服务员都不能理解现点现做的意思,竟然呈上了一份全日制菜单,告知如果非要单点厨房可以付费做——似乎良壤离开各项收费就难以生存。

良壤宣传片结束画面

最后是良壤的莫名自信,在前台、电梯以及客房电视循环播放自吹自擂的宣传片,各路网红、企业家和艺术家对着镜头进行着充满铜臭味的表扬——文华东方的宣传片有多经典,良壤的宣传片就有多尴尬。


05 总结


有一种割裂的美学,叫做西塘良壤。若无好用的备品与好吃的蛋卷,它便不值一丝留念。

© 2022 51好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