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一创投管理合伙人余璐:产业升级是大趋势,供应链投资聚焦To B

产业互联网大视野  · 科技投资  · 2 月前

美国经济学家米歇尔·渥克(Michele Wucker)用“灰犀牛事件”指代一类大概率发生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今年发生在粮食、工业原材料等一系列大宗商品的全球紧缺,使得供应链安全成为了审视产业危机背后的“灰犀牛”。

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To C到 To B,风险投资对于供应链的关注有迹可循。零一创投从2015年成立,定位自身就是“一家专注做供应链科技的早期VC”。如今零一创投以物流科技、跨境出海为两大投资锚点,瞄准天使轮到B轮的早期投资,在供应链领域布局十年,相继投出了货拉拉、海柔创新、易买工品、XTransfer等重要项目。

今年7月,零一创投宣布完成了新一期1亿美元基金首关。零一创投通过设立“人民币+美元”双币架构,目前共管理五支基金。过往多支基金IRR(Internal Rate of Return,内部收益率)接近80%,一期、二期美元基金的DPI(Distribution to Paid-in Capital,投资分红率,狭义多指现金回报)都接近两倍。

近期,零一创投管理合伙人余璐接受界面新闻专访,交流了如何用供应链思维做投资,以及今年投资行业的变与不变。余璐在零一创投成立之初便加入,用很短的时间升任为管理合伙人。三十出头就成为合伙人,这在整个投资行业都相当罕见。借此机会,余璐还分享了她对职业成长的认知和思考。

募资难将会是常态,投资降温重视现金流

今年即将结束,零一创投主要投了哪些项目,重点在看什么领域?

余璐:我们今年共投了10个项目,重点看物流科技、智能制造两个板块。

对比市场火热的时候,零一整体的节奏比较平稳。同行可能一年投大几十个项目,我们成立以来都是每年平均出手12-15个案子。今年相对少一些,主要受疫情影响,很多团队并不在这个时间点出来融资,投资团队的出勤也有很多不便。

根据第三方机构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外币募资金额同比减少超过70%,零一创投最新一轮美元基金经历了怎样的募资?

余璐:新基金其实是从去年年底开始跑美国找LP(基金出资人),今年2月底已经完成了交割落地。顺利完成募资主要原因有二:海外LP长期看好供应链科技投资;零一创投对出海业务的投资布局,特别是东南亚市场的积累。

海外 LP 贯彻的是资产配置的全盘逻辑,像消费互联网、科技、医疗,不同赛道按照对中国市场的最新趋势预测做配置,通常不会完全抛弃某一个大类或颠覆既有框架。

今年美元 LP 选择国内 GP 的变化主要集中在宏观层面:一、中国的经济增长会不会向前进,此判断基于国际政治、外交、贸易等一系列宏观因素释放出的利好或利空的信号;二、他们会格外看重机构有没有在新兴国际市场做投资布局,像印度、越南等东南亚市场。

今年发生的变化可以归纳成“创投寒冬”吗,给行业带来的变化是什么?

余璐:我觉得今年唯一的变化应该是机构更加看重创业公司的现金流,会从业务、产品、市场层面综合评估被投的资金消耗能力。融资越来越难,“全研发”和“纯烧钱模式”可能在未来很长时间都不再成立。

产业升级是大趋势,供应链投资聚焦To B

机构专注的供应链投资逻辑是什么,如何定义供应链投资?

余璐:供应链是一个广义概念,更像是任何产业的基础要素:从原材料供应、制造、运输物流、再到零售和消费。不同行业,不同的公司成长阶段,所需的供应链解决方案差别巨大,因此衍生出很多投资标的。

零一创投的供应链投资逻辑先以物流为切入点,然后会往左右都去看看机会,再布局产品或业务之上的投资。

机构过往的投资项目既有To B,也有To C,请问两者对于供应链的需求有什么显著的不同?

余璐:首先强调一点,零一聚焦供应链投资,且从过往被投的业务类型来看,始终 To B,即产业向主导,智能制造更是我们长期看好的领域。像C端品牌投资,主要是基于我们在供应链看到的变化,认定能孕育出新品类或市场外溢,才进行少数项目的布局。

像2019年看B端的预制菜项目时,发现预制菜的供应链发展足够成熟,产品足够细分、成本足够低,能够外溢到C端,成为大众消费品。因此当我们遇到线下渠道能力很强、做C端预制菜的珍味小梅园时,果断投资。

C端、B端按具体业务对供应链有不同需求,最明显的区分是客户不同。To C 需求分散,整体需要柔性供应链,按照宏观消费水平与消费者需求与进行灵活调整,对于产品价格的浮动反应更及时,如快消品。To B 需求集中,需要保证供应链的韧性,保障良品率与出货量,做大做强,做到精益生产。如光伏、半导体。

从投资供应链的角度,To C 与 To B 今年的机会有哪些?

余璐:先谈To C , 从投资人的视角分析,消费升级不太可能是今年的大趋势(记者注:1-10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2.0%,食品、粮食、交通通信等必需品类价格涨幅排前列,国民经济以恢复民生保障为主)。传统消费市场需要平衡两个极端——必需消费与可选消费。前者主要满足衣食住行的基础需求,像外卖、电商等大众消费品;后者主要满足娱乐、享受的消费升级需求,像泡泡玛特、咖啡与茶饮等新消费品牌。

To C 目前的机会集中在大众消费品领域。大众消费品供应链需要做到极致性价比,做到成本最低,造出最便宜的商品,获得更大的市场。如何将原材料与人力成本的消耗降低,最大程度整合提升效率,数字化、机械化、自动化是机构关注的主要机会。

To B,特别是高端制造业,是目前供应链投资主要在看的方向。

制造端分通用场景、特殊工艺场景。通用场景里大家最熟悉的就是仓库,除了通用场景还有特殊工艺场景。特殊工艺场景市场规模相对通用场景小一些,但目前也是热门的投资趋势,如锂电、储能、医药生产。眼下大量的资源和钱往此类方向上倾斜,有更多的投入,就会孕育出很多新的设备端,如机器人、数字化平台。

产业转型升级是大趋势。近些年产业投资热度高涨,虽然细分行业规律不同,但周期大致是:开始起步慢且周期长——投资升温,关注度和钱进来,各类资源相继涌入——产业升级。

以基金视角看待投资是一道数学题

货拉拉是零一创投具有里程碑式的项目,从货拉拉中你们得到的经验是什么?

余璐:有很多,货拉拉跑出来很重要的一个点是:团队一直在优化自己的毛利,早期也不怎么烧钱。物流行业大部分是低毛利行业,核心是精细化运营,不断优化毛利,做大规模。

你并不看好需要烧钱的公司。

余璐:准确来说,烧钱不解决需求问题,烧钱不是说原来没有需求烧出需求,烧钱是原来有需求烧出更旺盛的需求。

做正确的事,而不是一个更快的事。大部分烧钱的公司都是烧钱热闹,最后什么都没留下。To B 的公司给再多的钱也烧不出规模。补贴没有用,被补贴吸引来的用户没有任何忠诚度。走捷径,走一段时间肯定会卡住。

供应链领域的创业者背景,有几种类型?

余璐:大致可以分作两类,一类就是背景好,技术很厉害,特别想用技术改变某个行业的;一类是在产业里很多年,也喜欢琢磨技术,希望借技术提升效率,让行业进步的。

你更看好哪类创业者?

余璐:零一对于创业者选择有自己理念,我们更倾向那些人事匹配的创业者。我们投的是产业,创始人聪明但不懂产业没有用。

你在短短几年内成为合伙人,职业成长中学到的重要经验有哪些?

余璐:首先热爱很重要。

其次,不陷在具体项目里,包括投资、市场周期。以基金的视角看待所有事情,综合性地思考如何给整个基金创利,这是一道数学题。

零一成立的第二年,就赶上了市场不好,整个团队那时士气低迷。Ian(零一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吴运龙)当时对大家说,不要担心,周期就是这样的,有好有不好。

我当时入行从狂奔状态到各种负反馈轰炸,不得不停下来思考。为什么一定要出手?出手完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的?一旦发展得不好,项目在手上是一种消耗,明知是消耗为什么要去投。投资人是跟着项目一起成长,过程中是消耗还是提升,冷暖自知。想明白这些,就会从容许多。

目前To B产业投资对投资人的认知要求也越来越更高,专业领域的门槛越高,很难再有叠加的经验。

余璐:单个项目的技术底层的认知要求是越来越高了,对团队的行研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但是行业发展规律和公司销售体系的搭建还是有很多经验和认知可以积累和迁移。

供应链视角是我们这么些年来,不断累积和修正的。我们在B端会去看整个产业链的状态和发展阶段,而不是单单就细分品类的状态下结论。

做投资,什么时候最开心?

余璐:和刚投资的公司的创始人畅谈公司的未来、被投公司拿到新一轮融资,我都超开心。

温馨提示:欢迎加入B2B内参组织的产业互联网优质收费微信群,与B2B及产业互联网企业家进行高品质交流,收费标准:299元/人,如需加群,请加微信:13522657967,请备注公司+职务+姓名。

© 2022 51好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