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梦李白·二》: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玄鸟书屋  · 自媒体  · 1 周前

杜甫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

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告归常局促,苦道来不易。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如果说上一首主要体现的是杜甫对李白流放夜郎生死未卜命运的强烈关切,那么这首诗就转向了对李白郁郁不得志,一生落魄命运之深厚同情,乃至感同身受式的夫子自道。

杜甫连续三天晚上都梦到李白前来相会,尤其注意到了李白临出门前用手挠自己白头发的动作,似在感慨自己一生的志向都被辜负了。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于是诗人为李白鸣不平,这里“冠盖”代指达官贵人,京城长安之中有那么多庸庸碌碌的达官贵人,为何偏偏李白这个一个才华盖世的志士就这么落魄呢?反差强烈的对比中蕴含着强烈的不平之鸣。此种不平如此撼人心魄,亦因诗人乃是夫子自道,“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赋料扬雄敌,诗看子建亲。”的老杜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生憔悴,沦落天涯?诗人并未进一步追问李白为何落魄,因为世道和命运的不公平如此显而易见!

我们抛开玄宗晚年的昏庸和朝政之腐败不论,平心而言,无论李白还是杜甫,皆为狂放不羁,不耐俗务之诗人性情,兼且嗜酒贪杯,其实并不太适合官场。何况,就李杜之天命而言,本就是身怀天赋之盖世诗才来到人间遭受挫折和苦难,并将其中感受到的不平和领悟化为辉煌之诗篇。正如晚出半个世纪的另一个大诗人韩愈所言:“唯此两夫子,家居率荒凉。帝欲长吟哦,故遣起且僵。翦翎送笼中,使看百鸟翔。平生千万篇,金薤垂琳琅。”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老子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意思是天道广大无边,作恶者必受惩罚,以见得上天明察秋毫,绝对公平。然而哪有这回事呢?在诗人看来,李白之附逆,乃是被胁迫,其被系狱流放明显是不公平的。

李白乃至自己活着的时候政治失意,一生蹉跎已成定局,所幸诗歌成就斐然,必将流传千古,可以说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李杜之天命,亦是对他们坎坷不幸命运之报偿。然而人死已无知,身后虚名又有何意义?正所谓“千秋万岁名,寂寞生后事。”也!此联诗,道破了曹丕文章不朽论之虚妄,亦见得李杜自身所重皆非文章!


© 2022 51好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