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凭什么让孩子练习坚强?

鲤newriting  ·  · 6 年前


一座被外国军队占领的城市,由于粮食短缺,人民生活艰难困苦,一位年轻妇女只好带着双胞胎儿子们投靠住在乡间的母亲。这位“外婆”不仅不识字、骯脏、吝啬、凶恶,甚至是一名凶手。两兄弟在艰困的环境中成长,为了让自己变得坚强,两人每日以互相打骂对方、绝食等各种方式锻炼生存本领。——《恶童日记》



上面一段文字,是小说《恶童日记》的简介。很久没再拿起来看,今日翻到这两个弱小的兄弟,为了不再害怕挨打和辱骂,自己默默练习忍受皮肉之伤和心灵之痛,非常心疼。联系到最近发生的事,很害怕自己的孩子,有一天也默默忍受那些未知的恶意,早早地把心变得坚硬。


没人有权利让孩子早早学会强悍,学会不掉一滴眼泪地忍受折磨。更没有人有权利,肆意将诸多人性之恶加之在孩子身上。你再拿出望远镜,看到的只会是枪口。






下文摘自《恶童日记》


练习忍受皮肉之痛


外婆常打我们。


有时她会抡起枯瘦的拳头打我们,有时用扫帚或湿抹布。她总是揪着我们的耳朵,不然就是抓着我们的头发打骂。


别人也是如此待我们,不是打我们耳光就是踢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原因何在。这些拳打脚踢的待遇常常让我们痛得流泪。


其实,遭受摔伤、擦伤、割伤、苦役、寒冷、炎热的痛苦与这种疼痛是相同程度的。经过这般思索后,我们决定让自己更强壮而能够不掉一滴眼泪地忍受这番折磨。


于是,我们从互打对方耳光的练习做起,然后就是练习彼此互殴。看到我们这副鼻青脸肿的模样,外婆就问道:


“谁把你们打成这样?”

“我们自己。”

 “你们自己?为什么?”

 “没什么。外婆,别担心,这只是一种训练而已。”

 “一种训练?你们疯啦?好吧!如果你们喜欢的话……”


在后来的训练当中,我们打赤膊,拿着皮带互相鞭打,每抽打一下就说: “不痛!不痛!”


两个人就这样愈来愈用力地鞭打对方。



另外,我们还让手心从火堆边擦过,故意让自己被烧伤。我们也拿刀子割自己的大腿、手臂以及胸膛,再将酒精洒在伤口上。


每洒一次酒精,我们就说: “不痛!不痛!”


过了一些时候,说实话,我们的确不再觉得痛了,如同是别人的疼痛,别人被烧伤、割伤,别人在忍受痛苦般地事不关己。我们不再流过泪。


当外婆生气得大声吼叫时,我们就对她说: “外婆,别再叫了,不如打我们吧!”


当外婆打我们时,我们就说: “再打!外婆,我们的另一个脸颊还等着你打呢!就如《圣经》上写的,再打我们的另一个脸颊吧!”


这时,外婆会生气地大叫。




练习心灵之痛  


外婆平时叫我们:“狗养的!”   


而大伙儿都叫我们:“老巫婆的孙子!婊子养的!”     


还有些人喊我们:“智障儿!小流氓!浑小子!笨蛋!脏孩子!脏鬼!下流!卑鄙!!小无赖!该死的家伙!杀人坯子!”     


听到这些字眼,我们满脸涨红,耳朵一阵一阵嗡嗡响,双眼直盯着地上,膝盖不停地颤抖着。     


我们真的不愿再因此而脸红、颤抖,只希望能快快适应这些辱骂和伤人的字眼。 


 

于是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直视对方,然后互相辱骂,我们用的字眼一句比一句更残忍。我们其中一个先说:“你是混蛋!你是傻瓜!”     


另一个就说:“你是笨蛋!你是坏蛋。”     


我们就这么不断练习,直到自己对这些辱骂不再在乎,不再感到刺耳为止。     


每天大约半小时的练习之后,我们就到外头转一圈。我们故意让别人羞辱我们,直到我们注意到我们已到达不再在乎别人辱骂的地步为止。     


然而,在我们心里仍旧有一些令人难忘的话语,母亲以前常唤我们:     


“亲爱的!我的爱!我的宝贝!亲爱的小宝宝!”  

   

每次我们想起这些字眼时,不免热泪盈眶。 

    

这些温柔的话语是该忘记的,因为现在不再有人这么唤我们了,而且回忆是这般沉重的负荷,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     


于是我们用另一种练习让自己忘却。我们说:     


“亲爱的!我的爱!我爱你们……我绝不离开你们身边……我只喜欢你们……永远……你们是我的所有……”



推荐文章
中国能源报  ·  ​我国自主研发制造,全球首创!  ·  7 月前  
秋叶Excel  ·  只会Vlookup函数out了!Excel中 ...  ·  1 年前  
吴家琦  ·  月嫂月薪25000:月嫂行业火爆:月薪250 ...  ·  5 年前  
© 2022 51好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