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不妨过个“斯多葛”式的新年

X-MOL资讯  ·  · 2 周前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亲朋好友间会祝福彼此,希望新的一年天天开心、一切顺利。然而,世事无常,身边总有一些闹心的事情发生,例如新冠疫情、气候灾难、战争冲突等,一句“新年快乐”似乎有些空洞。新的一年,如何让自己调整好心态,面对生活和工作中未知、不可控的挑战?《英国医学杂志》(BMJ)前主编、英国气候变化健康联盟(UK Health Alliance on climate change)主席Richard Smith博士在BMJ 上撰写观点文章,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不妨过个“斯多葛”式的新年。

“斯多葛”,一看便知道是个音译词,源自Stoicism,即“斯多葛主义”(或“斯多葛学派”)——与柏拉图的学园派、亚里斯多德的逍遥学派并列的古希腊四大哲学学派之一。斯多葛学派起源于公元前三世纪,代表性人物是古罗马哲学家Seneca(公元前4年-公元65年)、Epictetus(公元50年-公元135年)和Marcus Aurelius(公元121–180年)。Richard Smith教授在文中推荐了澳大利亚作家Brigid Delaney的新书《如何在混乱的时代成为一个斯多葛主义者》,并结合书中的内容简要介绍了斯多葛主义。

古罗马哲学家Seneca雕像

Delaney总结出了斯多葛主义生活模式的5个原则:
1. 承认你无法控制生活中发生的很多事情;
2. 明白你的情绪是你看待世界方式的产物;
3. 接受坏的结果会时不时“光顾”你,也会“光顾”其他人的事实;
4. 把自己看作整体的一部分,而不是孤立的个人,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
5. 你所拥有的一切并不属于你,只是从自然暂时“借”来,总有一天会“还”。

承认我们不是自然界的主宰

斯多葛哲学的核心思想是承认自己无法控制世界上和自己生活中发生的多数事情。我们属于自然,必须与自然和谐相处(类似于道家“天人合一”理念)。早期斯多葛学派认为世界会在文明巅峰后经历Ekpyrosis(剧变)式崩溃。Ekpyrosis可能是大火、也可能是洪灾,这一古人夸张的想象似乎和当代气候灾难有些相似,不由地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缓解气候灾难。

认识自己可控和不可控的事物

斯多葛先贤Epictetus曾言:“我们能够控制的是意见、追求、欲望、厌恶等,即我们自己的行为,我们不能控制的是身体、财富、声誉、权力等,即任何非自己行为的事物”,人们执着于控制自己无法控制的事物,是悲伤、失望、无力的根源。

Delaney总结出斯多葛主义认为可控制的3个要素:
1. 我们的性格
2. 我们的反应(在某些情况下,也包含我们的行动,但不是结果)
3. 我们对待他人的态度

Delaney强调斯多葛主义并不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哲学,斯多葛学派生活于动荡的时代,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实干家。而如今,做好自己所能控制的事情一样有意义,例如在应对气候变化的过程中,个人的力量或许微弱,但是从自己做起,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他人合作,影响组织、城市、国家和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年会,就会有成效。

古罗马哲学家Epictetus

荣辱不惊,静观是非

与“控制”相对的概念是“看淡”(indifferent),不论是我们渴望拥有的,例如“生存、健康、快乐、美丽、力量、财富、美誉、高贵出身”,还是我们所厌弃的,例如“死亡、疾病、痛苦、丑陋、贫穷、坏名声、卑微出身”等,都应该看淡它们,泰然处之。

认识到死亡的必然性和价值

斯多葛主义重视死亡的价值,Marcus Aurelius曾言:“死亡对我们所有人微笑,我们所能做的是报之以微笑,因有死亡,我们才更珍视生命。”

古罗马哲学家、皇帝Marcus Aurelius 

人与人的关系和社群是生活的核心

斯多葛主义的另一个核心要义是重视人类的相互依存性,人与人的关系和社群的重要性。Marcus Aurelius曾言:“人们为了彼此而存在”。另一位希腊斯多葛哲学家Hierocles认为,个人生活在一系列由直系亲属、大家庭、社区、邻近社区、国家所构成的同心圆中。我们的任务是将圆圈画向中心,促使每个人向核心圈靠拢。

Ataraxia(平静)是比幸福更好的状态

斯多葛学派追求的是一种Ataraxia的状态,Delaney解释这是一种内心宁静而满足的状态,世界在耳边纷纷扰扰,而我自不受干扰,在成功与失败的结果面前,不会泛起巨大的情感波澜。斯多葛学派认为Ataraxia是一种超越幸福的状态,幸福让人过度兴奋,又转瞬即逝。人们不满足于Ataraxia 而追求更多所谓的“幸福”,例如名誉、金钱、别人的爱戴或其他认可。这些易逝的“幸福”并不可靠,且容易让人犯错。

留心愤怒和希望

斯多葛先贤Seneca曾言:“对于人类,没有什么瘟疫的代价比愤怒更沉重”。斯多葛主义者没有时间愤怒,后者是一种远离Ataraxia的状态,容易制造争斗和悲伤。设想,一个拳手因输掉比赛而感到愤怒,用愤怒去应对挫折有用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斯多葛学派同样否认希望,他们所指的希望是“一种形式化,外在的,一厢情愿的想法,以及对现实缺乏清晰的认知,或否认现实”的心理状态。这样的“希望”使人类把幸福寄托在不可控的外在事物上,很容易陷入“希望”的孪生兄弟——“失望”中。

最后,Richard Smith博士建议,要进一步理解斯多葛主义,最好去读原著,例如Marcus Aurelius的《沉思录》, “尽情去享受生活的美好,仰望夜空中的星星,见证自己是如何去追逐它们的”。

写到这里,笔者不禁在想,在春节假期的热闹喧哗里缩在安静角落里读一读《沉思录》,是不是本身就很“斯多葛主义”?

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
Why it makes more sense to wish people a Stoical rather than a Happy New Year
Richard Smith
BMJ, 2024, 384, q136, DOI: 10.1136/bmj.q136 

(本文由天生西南供稿)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化学 • 材料 领域所有收录期刊

推荐文章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  ·  开售丨What you see is ...  ·  6 年前  
© 2022 51好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