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乌克兰有一大帮人,不希望战争结束

漫天霾  ·  · 1 周前
22日,乌克兰国家反贪局发布公告称,乌克兰基础设施部副部长洛津斯基因涉嫌收受贿赂被捕。
公告称,乌克兰政府在2022年夏季拨款16.8亿格里夫纳(约合4570万美元)用于购买包括发电机在内的应急设备,乌克兰政府的数名官员与中间商相勾结,以超出正常2.8亿格里夫纳(约合760万美元)的价格签署采购合同并试图将这一部分资金占为己有。洛津斯基参与了虚假交易的部分环节并在接受40万美元的贿赂时被当场抓获。
除了这位洛津斯基,24日,泽连斯基签署法令,解除乌克兰副总检察长希莫年科、总统办公室副主任季莫申科、国防部副部长沙波瓦洛夫等人的职务,泽连斯基还解除了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扎波罗热州、赫尔松州、苏梅州负责人的职务。
他们都与近期乌克兰曝光的多起贪腐案有关。
俄乌战争持续到现在,那些被意识形态和世界主流媒体的宣传洗脑遮蔽双眼的人,把泽连斯基视为捍卫西方价值观的英雄,甚至是殉道者和耶稣,他们已经忘记了一些基本的事实:
1、乌克兰国土面积欧洲第二,地处东欧平原,是欧洲的黑土地,号称“欧洲粮仓”,资源丰富,地理位置也至关重要。然而它是欧洲最穷的国家。
注意:不是之一,就是倒数第一。2021年,它的人均GDP4800多美元,这个水平跟谁差不多呢?比蒙古(4482美元)略高。也不是现在,而是独立以后基本上都这样。

说真的,能把乌克兰这样的国家折腾成如今这个衰样子,这帮政客真的挺不容易。
2、乌克兰政府是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府之一。“透明国际”全球清廉指数排名,乌克兰在177个国家中位列第144位,营商环境同样垫底;同样援引“透明国际”的报告,有38-42%的乌克兰家庭通过行贿获取基本公共服务。
而演员泽连斯基,当初正是打着反腐败、以及与乌东地区和平相处的旗号上台的。
3、是美国和北约违背自己的承诺持续东扩,让俄罗斯安全利益受到了重大威胁,因此俄罗斯发动了战争。这场战争,也并不是去年开始的,而是开始于2014年。是泽连斯基团伙,为乌克兰人错误地选择了一条危险的对抗俄罗斯的道路,最终将乌克兰拖入了战争之中。
夹在俄罗斯和世界上最大的军事集团北约之间,乌克兰的最佳选择从来不是选边站,而是谁都不选,保持中立,闷声发大财。像瑞士那样。
谁要是将此解读为这是“站队”俄罗斯,那是一种极其幼稚和可笑的理解。我们不站任何政治势力,我们站人民。
我们是成年人,不是看小儿书的儿童,脸谱化地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们也不是断章取义地截取历史片段就得出结论的拙劣的观察者,你看到的第一个挥舞拳头的人,并不一定负完全的责任,反而有可能是一个防卫的举动。
因此我们应该看清楚这场战争的前因后果,根据历史的情况判断是非曲直。俄罗斯无耻政客不是好东西,但是泽连斯基匪帮团伙也绝不是无辜的小白兔。
这篇文章我们重点分析两个问题:第一,乌克兰为什么腐败严重?第二,国际援助的经济后果是什么?
第一,乌克兰为什么腐败严重?
在俄乌冲突,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下,乌克兰人民生灵涂炭,财富已经被泽连斯基通过征税、印钞掠夺一空。即便是乌克兰过去的富豪,现在资产也在巨幅缩水。
但是在这种情势之下,有一帮人的财富是大幅增长的。除了前述被解职或者辞职的高官,还有一大帮乌克兰政府高官的财富却出现了“爆炸式增长”:
乌克兰国防部长阿列克谢·列兹尼科夫的个人财富从7.8亿美元增至13亿美元;
乌外交部长德米特里·库列巴的身家从4.5亿美元增至12亿美元;
乌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米哈伊尔·波多利亚克也加入了“十亿美元富豪俱乐部”,资产从4.5亿美元增至12亿美元;
基辅市长弗拉基米尔·克利奇科的财富增幅最大,从1.5亿美元增至8亿美元,在10个月内增长了5倍多;
……
所以这是一个系统性的腐败,隔墙扔砖头,砸着谁都不冤。
因此,这次被解职和辞职的乌克兰高官,并不是腐败最严重的。腐败最严重的人,恰恰是解除他们职务的人:泽连斯基。
泽连斯基的财富在10个月里增加了两倍多,资产从6.5亿美元增至15亿美元,稳坐“头把交椅”。
另据汉斯-赫尔曼·霍普教授的考证:
泽连斯基的主要赞助人和操控人是亿万富翁伊霍尔·科洛莫夫斯基(Ihor Kolomoysky),一个犹太人,乌克兰最有影响力的寡头和乌克兰猖狂腐败的最大受益者之一。2021 年,美国将他列入了被制裁者名单并冻结了他的美国资产。他现在生活在以色列。
科洛莫夫斯基也是乌克兰石油控股公司布里斯马(Burisma)公司的主要所有人,该公司向瘾君子亨特·拜登——时任美国副总统,瞌睡虫乔·拜登的儿子——每月支付5 万美元,只为了提供“联系”,而无需做任何其他特别的事情。
2021 年发现的所谓潘多拉文件(Pandora Paper)披露,科洛莫夫斯基多年来已经向泽连斯基支付了约 4000万美元,以支持他的电视生涯。而一旦泽连斯基的政治生涯开始起飞,科洛莫夫斯基就将数以亿计的资金通过各种渠道注入各种离岸账户,并以泽连斯基的兄弟和妻子的名义在伦敦和迈阿密投资房产,作为对泽连斯基家族的回报。
一旦泽连斯基牺牲乌克兰人民的事情告一段落,至少有人已经照顾好了他自己和他的家庭的舒适的退休生活。
我认为继续重复以下常识是必要的:
1、人是会追求自身利益的;政客是人,不是天使;所以政客必然要追求自身利益。
2、政客的做法是,怎样对他坐稳位置最有利,他就会怎么做。为此他会不惜将整个国家拖入战争,裹挟所有人加入战争,只要支持率节节攀升。他不但不会受到责难,反而会像个英雄一样被顶礼膜拜。
3、裹挟所有人的办法就是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舆论宣传,将实际上是为了保卫自己地位的战争,偷换概念变成每个人为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的战争。
4、与古代战争是局部战争、有限战争不同,现代战争是全面战争。战争是以全体国民的生命和财产为代价的。现代国家空前的征税权力、垄断的印钞权、征兵制度提供的廉价兵源,等等,可以隐藏战争的真实成本,让战争一直持续下去,不把国民财富劫掠一空,就停不下来。
如果说什么是腐败,用全民的财富做代价,维持自己的地位和利益,还有比这更加腐败的事情么?
以上常识,跟什么样的政体没有关系,常识就是常识,哪里都这样。只有表现形式和程度不同而已。
我们可以看出,最有利政客捞取好处的情况是什么?
那就是权力的不断扩张。
在正常情况下,扩张的过程如温水煮青蛙,表现形式就是不断增加经济管制和干预。
经济管制开启国有化进程,存在大量的公有领域,就为政府公职人员权力寻租提供了巨大的空间。巨额的开支形成的政府采购,就是照顾与政府人员有关系的裙带企业的重要途径,大型承包商和供货商,只要和政府工作人员搞好关系,就能得到巨额订单,并且远高于市场价,并由此赚得盆满钵满。
权力扩张的终极形态,就是管制一切的计划经济。到那个时候,你吃一口饭,都要求人;你想出村子或者回城,都要性贿赂。
战时状态,就是计划经济的形态,任何物资的配给,都由权力分配,可以随时随处腐败。
因此,保持一个清廉政府的根本办法,不是搞最严厉的反腐败,而是尽可能地私有化,削减政府权力,把过去国有的领域按照市场化原则运作。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当政府无权插手经济活动时,它哪里有什么腐败的机会呢?在私有的市场领域,人们会在最大程度上关注自己的财产,他要是允许采购领域的裙带关系,那就是自掘坟墓。
只要所有领域都尽可能地市场化了,不但能消除腐败,而且一个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既不会、也无权对外实施贸易管制,因此也就消除了战争的根本动因,所以更不可能发生战时腐败。
第二,国际援助的经济后果是什么?
俄乌冲突以来,西方国家持续对乌输出援助。德国财政部援引七国集团(G7)的一份声明指出,2022年为乌克兰募集到327亿美元的财政援助。
像阿富汗这个扶不起的阿斗一样,2002-2017年,国际社会共向阿富汗承诺援助总额高达1040亿美元,实际到账818亿美元,平均每年达51亿美元。可是2020年阿富汗人均GDP仅为586美元!
如果从年度援助金额看,乌克兰的受援金额甚至是远远大于阿富汗的。
但是为什么这么多钱,并没有改善乌克兰人民的生存状况?
这就要对国际援助的效果、以及经济进步的根本原因进行经济学分析。
国际援助的的主要方式是政府间援助,也就是政府对政府。它从来不是以增进当地人民福祉为目的,而是有着自己的政治意图。说白了就是扶植一派打压另一派。接受扶植的一派拿到国际援助后,当然并不会将它全部用于经济和民生改善,而是首先追求自身的利益。
美国扶植的阿富汗首任民选总统卡尔扎伊,就是一个腐败分子。他几乎把阿富汗央行变成了自己的私人银行,他的哥哥马哈茂德腐败案是阿富汗历史上最大的丑闻之一,其治下的阿富汗政府,在全球清廉指数排名中排全世界倒数第四。营商环境在全球190个经济体中排173位。
他们不但克扣阿富汗普通人民,而且连警察、军队的工资也克扣,这也是他们常常对塔利班不战而降的原因之一。
除了自己贪,他们还要照顾自己的裙带利益。卡尔扎伊曾公开承认政府腐败现象,表示美国对阿富汗亿万美元的援助,实际上流入了裙带承包商之手,并没有帮助到阿富汗人。据估计,国际援助的款项,只有1/8到了阿富汗普通百姓手里。
看来,这样的事情在乌克兰,又重复发生了一遍。
事实上,国际援助的经济后果是有害的、甚至灾难性的。
没有什么比对外援助更加低效、浪费、腐败的了。那些援助不是企业家良好的判断和精确的经济计算的结果,必然造成低效和浪费。所有对外援助,无一例外,对内,养肥了官商勾结的裙带企业;对外,养肥了那些最残暴、最血腥的外国统治者,以及他们的走狗,使得他们能够不用进行市场化改革就能继续苟延残喘,延长了对本国人民的压迫。
它鼓励了维持现状,推迟了市场化的改革,让人们始终处于枷锁之中,加深了人民的苦难。
它培养了福利主义的巨婴心态,使人们忘记了自我奋斗和反思。一个人应当自我奋斗、自我决策,一个国家的民众同样应当如此,他们没有理由要求别人的援助,不能为援助国纳税人强加援助他人的义务。
它加剧了贫富差距,让那些裙带利益集团的人赚得盘满钵满,贫苦的阶层只能吃到他们剩下的面包屑。这包括援助国和受援助国,都是如此。
它会引发争夺不劳而获的利益的群体间争斗,将一个国家推向群体分裂的深渊。
当然,援助国的普通百姓也深受其害。这些援助资金,都来自于对本国纳税人的征敛。换句话说,它用本国中产阶级和穷人的钱,补贴受援助国的富人,同时养肥了国内的利益集团。对外援助只不过是满足了那些政客的政治目的、扩张的野心和历史上留名,援助国人民并没有得到实惠。
一个国家的进步,最终依靠的是自己。稳定的财产保障、减少管制和干预、遵循市场原则办事,资本就会源源不断被吸引而来,人的企业家才能就会得到充分释放,人民生活就会得到不断改善。相反,没有自由的观念,市场经济的发展受限,接受多少援助都无济于事。


© 2022 51好读